|我愿长江化作酒,一浪吹来吃一口——泸州酒文化不只是喝|酒文化

详情

我愿长江化作酒,一浪吹来吃一口——泸州酒文化不只是喝

2019-04-03

在今年的3月24日这天,对于泸州来说是一个要被载入史册的日子,第十三届中国国际酒业博览会开幕式上,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杜同和秘书长宣读“中国酒城”命名文件。泸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林兴从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会长张崇和手中接过中国酒城·泸州的牌匾。

用今天最时髦的话来说这就是官宣。其实我个人觉得官宣不官宣,泸州是“酒城”毋庸置疑,当然有了正式的确认,更具备权威性。

其实今天来说,泸州被叫做酒城的来历大家多数认可是朱德老总那首在泸州做的《除夕》里面有:“酒城幸保身无恙。”酒城之名不胫而走。

不过以酒闻名的泸州至少可以再追溯到明清时期,而泸州酒文化的历史恐怕可以看得更远更早。泸州老窖前几年成了了文化中心,大力挖掘泸州酒文化史,这个工作非常值得肯定。

我一向认为,普通的经商是买卖,长久的品牌是文化。一个没文化底蕴的产品它永远只能是一阵的时髦和畅销,而不能被人永久珍藏和记忆。

况且中国白酒文化源远流长,据考证我国有酒留存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时代炎帝时期,他创造了酒。商代甲骨文中已有“醴”字,意为甜酒之意。我估摸就是巴人的酴酒,今天说的醪糟酒。

淮南子说:“清醯(xī本意指醋也指酒)之美,始于耒耜。"其中《史记般本纪》有关于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为长夜之饮”的记载。《尚书说命》记载:“若作酒醴,尔为曲蘖。”最早的文献记录

是“鞠蘖(niè)”,发霉的粮食叫做鞠,发芽的粮食叫做蘖,从字形来看都有米。《说文解字》中说“蘖,芽米也”,也即米是粟实。由此可见,最早的鞠和蘖,都是粟类发霉发芽而成的。此后人们用麦芽替代了粟芽。蘖与曲的生产方式分家以后,用蘖生产醴,这里指的是甜酒。

商、周一千多年直到汉朝,蘖酒还是非常盛行。到北魏时人们用榖(gǔ )芽酿酒。1636年宋应星在他的传世之作《天工开物》里谈及:“古来曲造酒,蘖造醴,后世厌醴味薄,逐至失传。”

宋应星向后世人解释了;那时的人们爱酒味浓,而蘖曲所酿造出的酒“味薄”,人们喝着“不爽”,于是就不再用蘖曲而是榖芽酿酒了。

榖芽酿制出的酒味道比曲所制的酒劲头足。所有这些有证可考的文献都表明我国酒之兴起少说也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了。考古发现,在近现代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陶器制品中,已有了专用的酒器。

这一证据表明,远在原始社会我国酿酒工艺就已初现端倪。之后,经过历史沿革,繁盛一时的夏、商两代更替之后,饮酒的器皿也愈加繁多与精细。殷商琳琅满目的器具中,青铜酒器占有相当大的比重,由此可见当时的饮酒之风何其盛。

而关于谁是中国白酒的始作俑者,说法不一,多是传说,没有真实的文字记录,除了上古神农,山中猿猴,也有仪狄、杜康之说。其他各地的传说也不胜枚举。不过江阳沽酒客认为,这个酒的来历,非一人之功,乃众家之长,甚至不排斥动物的意外,被人类发现后,再借鉴改良。

不管怎么说,酒的发生至少已经在上古时代就有了。那个年代的酒更加天然,极少添加反复蒸酿,这种原生的状态,看起来度数不高,其实不耐多喝,而且一开始酒就跟祭祀巫术联系到了一起。

上古人的迷信比之古人更甚一筹,那个时候其实没有那么的神仙鬼怪,大家的信仰更加图腾化,人与天神的沟通,必须借助一些东西。比如现在一些非洲的原始部落还有吸食一些参生致幻的植物,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一开始,人体对谷类植物发酵后的饮用恐怕没有抵抗能力。部落的巫师发现,这种液体人饮用后,能看到日常无法看到的东西,其实就是喝醉了产生的幻觉,大脑小脑不受控制。做出许多奇怪的动作和发出奇怪的声音,今天所有的酒鬼喝多了都是上古的巫师。

只是在那个时候让其他人感觉神奇。久而久之,大型的祭拜活动,巫师需要通灵就的用到酒。这样酒的作用第一次被人们用到了这样一个环境里。

时间过去了很久,酒的生产加工开始日趋成熟,大家饮用的机会和时间变得增多,慢慢知道这是一种醉态,不再相信他可以通神,不过依旧保留祭祀得时候用酒来献祭。大约它是粮食的精华,相对洁净吧。又或许已经是一种默认的习惯。

今天的泸州白酒抛开巴国时期,个人觉得真正开始走向大成的工艺还是元朝郭怀玉大曲之父改良后开始,在经过舒家和温家的几百年的传承工艺,清朝中后期大曲酒达到了化境。

今日的白酒,除了扛鼎之作,其他的方法很多跟粮食酒都没有关系,更谈不上文化。古人喝酒无不跟文化传统民俗息息相关,宴席喜庆,结婚大事,祭祀朝拜,朋友相聚,吟诗作对,酒的起到很好的助兴作用。这些每一项单单拿出来都可以写个四五千字的文章。

泸州白酒举世闻名,但是我始终还是觉得只有发掘和发挥好文化的层面,并且保证最纯粹的工艺传承,才是白酒的长久之道。经济效益需要,但是不能自己给自己挖坑,摔了这块来之不易的金牌。

现在泸州人常说:我们喝酒像喝汤,其实当年传说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先生喝大了后口占的这句才把对泸州酒文化的喜欢发挥到极致,就用来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吧:

不愿无来不愿有,但愿长江化曲酒。

将身倒卧沙滩上,一浪吹来吃一口。